banner
聯系我們

安徽省亳州市18個大法弟子被綁架 折磨 判刑經過

惡人姓名: 袁磊, 王久山, 石新民, 李剛, 吳憲彬, 黃衛國, 馬x x, 尤玉龍, 魏建全, 宋保衛, 朱小燕
受害人: 楊金英, 趙淑榮, 李迎??, 賈彥華, 高洪英, 石雷民, 趙影, 李大利, 王玉升, 陳少華, 王建軍, 闞少成, 王滿意, 李海良, 郭景蘭, 馬玉俠, 崔慧, 石翠雲

從1999年“7.20”,江氏集團開始對法輪功造謠,對法輪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其中有十個事件被其列為所謂的“十大要案”,安徽省亳州市18個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一事就被列為其中之一。當時亳州市公安局馬姓副局長,為了邀功,成立了專門小組,與“610”的姚姓主任一起,策劃了這起所謂的“要案”,制造了這次迫害行動。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兩年了,但其惡果還在延續,因為其中大部份的當事人還被非法關押在各個監獄中。整個迫害情節也非常惡劣,導致一名大法弟子死亡,其中一位當時只有15歲的小女孩施加戴背銬等酷刑,並被判刑3年。具體參與打人的惡警有:石新民、袁磊、吳憲彬、王久山、尤玉龍等。

2002年4、5月間,先後有18位大法弟子被綁架、抄家,大量私人財物被不法人員搶劫,至今未還。2002年3月20日上午,趙淑榮到街上辦事,被南市區政法委的宋保衛、魏建全等人搶走手機,綁架上警車,拉到譙陵派出所銬了四個多小時後,又強行送到亳州市拘留所非法關押。2002年4月楊金英正在家幹活,“6.10”和觀堂派出所幹警闖入家中,非法抄了她的家,又非法把她綁架到公安局,進行逼供,威脅、辱罵,還逼她供出別的法輪功學員。15歲的女學生李迎?醋?001年多次被亳州市政法委“610”、國安科及湯陵派出所警察劫持關押毒打、強迫罵人,2001年6月16日被強行帶到合肥女子勞教所強制洗腦,有家不能歸、有學不能上。

大法弟子石雷民的家被非法抄了,抄走現金4000多元,活期存款折一萬三千多元,定期存款單八萬多元,還有金項鏈、金耳環、電視機、家具等。2002年9月,王久山找石雷民要定期存單密碼。

大法弟子賈彥華2002年7月2日上午9時左右正在辦公室處理日常工作,被亳州市譙城區公安分局黃衛國、王久山等四人突然闖入她辦公室強行帶到龍華賓館,利用非法惡毒的手段對她及全家進行了六天五夜的迫害。不法人員查抄家時,拿走她家十萬元定活兩便的存單。7月7日把她羈押外地繼續迫害後,強行拿走4.5萬元。

先後被綁架的大法弟子有:王建軍(男)、石雷民(男)、陳少華(男)、王玉升(男)、李海良(男)、王滿意(男)、闞少成(男)、賈彥華(女)、郭景蘭(女)、趙淑榮(女)、高洪英(女)、李大利(女)、趙影(女)、馬玉俠(女)、楊金英(女、已被迫害致死)、李海良、石翠雲(女)、崔慧及15歲的李迎?矗ㄅU廡┐蠓ǖ蘢用嵌際槍業氖胤ü瘢渲屑盅寤琴裰菔型庾拾溜魅危襖莢諍戲使ぷ鰨霞以譾裰菔校脖磺=礎3律倩翹分骯ぃ磧襝澇詘不召裰菔兄幸┎拇笫諧」ぷ鰨踅ň郵亂┎納猓酌袷歉鎏寤В罱鷯ⅰ⒗詈A際橋┟瘢漵嗍瞧脹ㄊ忻瘛?
不法人員為了達到其迫害的目地,把這些大法弟子大部份分別羈押在外地,與當地大法弟子隔絕。其中賈彥華被羈押到河南鹿邑看守所;石翠雲、王建軍、陳少華被羈押在安徽省蒙城市看守所;郭京蘭在被羈押在安徽省太和縣看守所;李大利、趙影被羈押到安徽省利辛縣;石雷民、馬玉俠、王玉升被羈押在安徽省渦陽縣看守所。

不法人員為了得到他們想要的口供,對這些大法弟子逐個折磨、吊打,甚至連年過半百的老人和15歲的孩子也不放過,三天三夜不準石翠雲睡覺,並用手銬把她吊起來,用木制的三角形衣架打迎面骨等部位,打得她腳脖子腫脹,把鞋子口圍了一圈。還用電視機遙控打臉,擰耳朵,兩只耳朵被擰得紫爛。

在北關派出所兩天兩夜,惡警們不讓15歲的李迎?此酰狗U盡K婧螅煨⊙唷⑹旅瘛⒃冢閹劫裰菔泄蔔志治迓ィ執絞孿勸才藕玫暮>П齬藎運M行身體上的折磨,精神的摧殘迫害,和人格的侮辱。惡警們給她強行戴上銬子,用她的棉襖蒙上她的頭,悶得直想吐。石新民、李剛對她進行恐嚇:“不說,拿汽油澆在她身上,對外面說煉法輪功的人自焚了。”隨即,李剛拿一個汽水瓶到樓下車裏擰出一瓶汽油,隔著棉襖砸她的頭。石新民、李剛還把李迎?窗吹降厴希笞瘧親癰嗑啤J旅瘛⒃凇⒗罡杖擻摯窒潘道鋈デ貢校諛們茍宰潘暮竽隕住?
崔慧的雙手被銬在衣架上,一吊就是一夜,連大小便都不讓,持續折磨了三天三夜。馬玉俠是56歲的老人了,也經歷了八天七夜的精神折磨和迫害,每天只給送幹糧無稀飯,每天用一次性杯子,惡警親自給她倒開水,放入不知名的藥物,讓她口幹舌苦,食道象刀刮一樣疼痛,胃打飽嗝,頭腦沈重脹痛,痛不欲生。

楊金英於2002年4月被惡警綁架,遭酷刑逼供,被折磨得全身癱瘓,大小便失禁,後來被迫害的實在不行了,用擔架擡出,幾天之後就含冤離開了人世。

趙淑榮被殘酷的折磨了三天三夜,白天四、五個不法人員搞車輪戰。到夜晚,他們(袁、吳、石、胡等)把房間空調溫度調低,蓋上被子睡覺,而把趙淑榮雙手吊銬在衣架上,雙腳剛剛接地。一個叫李剛的還照她頭上猛打。從晚上9點多鐘一直吊到第二天上午8點多鐘。他們吃過飯,袁磊、李剛等人又把她雙手吊銬在鐵窗上,雙腳不挨地,全身發抖,直吊到快昏死過去才放下。因拉力大,手銬已無法打開,他們硬把手從手銬中拽出來,致使她雙手麻木,三個月後才慢慢好轉。

高洪英被610的幾個惡警銬在椅子上,用一次性杯子倒上水,在水裏放上迷魂藥,喝過後覺得嘴幹,口渴,舌頭發硬,人迷迷糊糊的。石新民、袁磊就強迫她蹲下,時間長了受不了,她坐在地上,袁磊拽著頭發一把她揪起來,打嘴巴,斜拉背銬,用腳後跟砸後背,踢胳膊肘、後關節,疼得她渾身發抖,他們一共打了她三百多巴掌,直到他們累了,不行了,才停手,就這樣迫害三天三夜。

為迫使賈彥華就範,他們非法行政拘留他的丈夫和女兒,恐嚇、威逼她女兒。經過百般審問、恐嚇、威逼,其丈夫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女兒正值花季,嚇得發抖,哭個不停。審問她的人還威脅她不準參加高考。孩子回家後整日哭泣,不吃不喝,時常被惡夢驚醒。

石雷民受到惡警的拳打腳踢,惡警有時將他按在地上,用腳跺他胸部、背部,有時用膝蓋頂撞、用拳頭打,致使身體多處內傷。歷經七八天時間,石雷民受盡折磨,幾十次疼暈過去,完全失去知覺,身心遭受了重大摧殘,造成的重大傷害至今仍未恢復。被非法拘禁前體重183斤,被迫害以後,一米七八的身體,體重只有不足90斤了。有一次,石新民當著很多幹警的面對他說:把你搞死了,我們就澆上汽油把你燒了,對外界說法輪功人員又自焚了或說你畏罪自殺,反正沒別人知道,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法人員把曾參加過大法合肥總站義務服務的郭景蘭老人視為重點,對其折磨更為殘酷。在長達11天11夜的時間裏,老人被折磨的死去活來,暴徒們逼她承認根本就沒有違法的事實,不承認就嚴刑拷打、罵、侮辱,老人的臉上、身上被他們打得幾乎沒有完好之處,牙被打得不能吃東西。暴徒用銬子銬住老人的雙手,把她吊在窗戶上,多次兇狠的嚴刑拷打和辱罵。致使她左手幾個月以後還不能動,至今還麻木。但老人始終堅定,沒有屈服。惡警就銬著她的右手,幾個人按住她,拖著她的左手在他們準備的材料上摁手印。

2003年9月8日至9月9日,安徽亳州市譙城區法院對十八位大法弟子進行了秘密的非法審判。兩天時間的開庭,公訴人指證材料就念了一遍,庭上不讓大法弟子說話,對一切問話只準說:有、無、是、不是。如多說一句就讓法警當場拖出去。顯然,法院根本不是在審理,而是按照邪惡的安排匆匆走過場,為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制造新的證據和借口。

大法弟子對譙城區法院的不公正、怕曝光的審判,強烈不滿,要求庭上陳述,法院不睬。後來十八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分別判刑。其中石雷民10年、王建軍10年、郭景蘭8年、王玉升8年、陳少華7年、馬玉俠7年、賈彥華5年、高洪英4年、楊金英3年(已被迫害致死)、李大利5年、高洪英4年、趙淑榮4年、李海良4年、李大利5年、石翠雲5年、崔慧3年、趙影3年、李迎??年。

後來這些大法弟子被分送不同的監獄,繼續承受折磨。邪惡之徒則對有關不法人員進行獎勵,安徽省授予有關不法人員集體一等獎,惡人分別給予一等獎、二等獎,並給予前亳州市公安局長一等獎。北京國家安全部也授予有關行惡者集體一等獎,惡人一、二等獎。有關的惡人從北京、合肥獲獎歸來,惡人捧著獎狀洋洋自得的場景在電視播出,有關報紙也登載了相關內容和報導。

郭景蘭老人在送入宿州監獄後,一直正念正行,血壓一度升高至230,並出現了心臟病癥狀,後因病保出,身體嚴重消瘦。李迎?幢煌度腖拗蒞不帳∨蛹嚶性饈芷群Γ蠹嗤庵蔥小S捎諂淠副磺恐葡茨孕拔潁艿鋇亍?10”控制,配合“610”將她送進精神病院,她遭到電擊,在不清醒的狀態下寫了所謂的材料,現已經離開精神病院。其余15名大法弟子現在還被非法關押在各個監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