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广东省高州市政法委书记谭天柱遭恶报

恶人姓名: 谭天柱
性别: 不清楚
职位: 书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茂名高州市原副市长、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政协主席谭天柱,因大搞贪腐等罪名,于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查,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双规,二零一四年四月被广东省湛江法院判刑十二年。
一、紧紧跟随江泽民 残酷迫害法轮功

由于一个特殊的原因,高州市成为广东省县级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二零零零年二月,江泽民到高州后首次宣扬他的“三个代表”,高州被认为是江谬论的重要发言地。因此,高州追随江的党政系统,在迫害法轮功上为讨好江,捞取政治资本,公、检、法、司各级执法人员开足马力,不遗余力地迫害高州法轮功学员。

相较同时期的其它地区而言,当时高州市的恐怖气氛空前高涨,几乎令人窒息。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二十日,一股强大的阴霾突然笼罩在广东省高州市的上空,紧接着高州市公安局于十九日早上出动大批警力对全市主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

与此同时,一些民怨多的村道,镇政府及派出所派出人员全线看守,不准村民坐车进城。后来,人们从当天晚上的电视新闻报道才知道:江泽民在曾庆红等一行的陪同下,亲临高州,在这里向全国发起那空洞无物、臭名昭著的“三讲”理论学习,小小的高州市也因此一夜之间而成为全国新闻的“亮点”。茂名高州市副市长谭天柱就是当时紧紧跟随江泽民靠迫害法轮功“政绩”从茂名茂南区副区长升迁的官员之一。

谭天柱,一九五九年八月出生,茂名市茂南区人。二零零一年八月前任茂名市茂南区副区长。由于积极推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全区范围内大力抓、搜查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袂花、牛头、镇盛是重灾区,多人被残酷迫害。谭天柱靠迫害法轮功的“政绩”被上级重用,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升迁为高州市副市长、二零零三年三月任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六年任纪委书记、二零一零年三月任政协主席等要职。谭天柱从政几十年,凭着自己有反侦探能力,胆大妄为,堪比土匪,民愤很大。他在高州市十年来,先后担任了分管国土和城市建设的副市长、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和市政协主席等要职。他位高权重,以不断的涉黑杀人、大搞贪污腐败及其保护伞等罪名,于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查,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双规,二零一四年四月被判刑十二年。

谭天柱如此狂妄,却得到江派的赏识,加速了他的堕落和灭亡。他紧跟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深重。在他的指示下,高州市“610”、公安局等警察公开讲:抓到法轮功学员,不要把他们关到看守所,要把他们关到秋林医院(神经病医院),让精神病人折磨法轮功学员。

谭天柱在高州市任职期间,据不完全统计,高州市先后对高州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有:李光武(九年),陆安武(七年),吴祖强(八年),袁洁玲(七年),胡秀惠(三年半),周达琼(四年),李建英(四年),吴永坚(七年),刘惠荣(三年半)等九人,刑期最高重达九年。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吴先金遭非法劳教三次,共六年;胡秀慧被非法劳教三年;凌淑兰被非法劳教两年;李树伟遭非法劳教两次(共四年);徐恩生遭非法劳教两次,被迫害致死;黄柱峰遭非法劳教两年,被迫害致残;还有李建英、何卫宇、黄耀芳等也被非法劳教。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大部分都有被送茂名法制学校(洗脑班)关押迫害,如张向明。

二、迫害案例

1、李光武遭非法重判九年

李光武,男,高州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二年出生,高州市公路局潭头道班班长,在二零零八年四月,被信宜市“610”伙同高州市国保绑架到信宜市看守所迫害,十月七日被非法判刑九年。在这期间李光武不断上诉,但有理无处说,邪党维持原判,送去广东省阳江市监狱迫害。(同案被害的还有信宜市水口镇小学教师陆安武,陆安武被非法判刑七年)

2、吴祖强遭非法重判八年

吴祖强,男,一九四九年二月十六日生,广东省高州市胜利农场退休职工。他工作勤恳,技术优秀,原住胜利农场大井分场一队时,曾在橡胶工人技术比赛中得过第二名,而且他也是一个让领导信任、让百姓赞许的好人。八十年代初,吴祖强乔迁大井镇白田队后,种植香蕉,他的勤劳,加上那几年风调雨顺,既供养二个子女读书,也首批在白田队盖起了楼房,白田队队长曾多次在全队队职工开会时表彰过他,还发有“五好家庭”证书。一九九七年,吴祖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的身体改观很大,困扰他多年的慢性病痛——胃炎、关节炎、痔疮等不翼而飞,从此告别医药,为家庭节省了大笔医疗费用。而且,通过修炼法轮功,他以前的暴躁的脾气大大改善了,那时他家很令周围人羡慕。二零零零年三月,吴祖强、吴先金父子第二次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被劫持回当地。他们父子俩被警察连续三天三夜非法提审,不准睡觉,罚蹲,罚站,睡觉时用鸡毛掸子打手,用沙包打背,当时一个派出所所长对吴先金说:这里是专政机关,你们就是被专政对象……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多名警察在茂名高州市街上将吴祖强父子绑架。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和大法资料及现金二万六千多元被抢走。其后,父子俩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高州市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高州市法院对已六十多岁的吴祖强非法开庭,同年七月二十八日,高州市法院非法宣布对吴祖强判刑八年、吴先金一年。吴祖强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茂名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非法维持原判。被非法拘禁后,吴祖强身心备受严重摧残折磨,原本一直健康的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精神上更是遭受巨大压力,在阳江监狱,吴祖强被“转化”迫害,其强制手段包括:剥夺睡眠,强迫看洗脑光碟、诬蔑法轮功书籍等。他的儿子吴先金、原广东省汕头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九六级本科生,由于修炼法轮功,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迫退学,遭受中共当局人员的非法判刑、三次被劳教(共六年),遭受毒打与种种虐待,野蛮灌食、强制洗脑等迫害。

3、高州青年徐恩生遭酷刑后含冤离世

徐恩生,男,一九七八年五月三十日出生,户口所在地:高州市文笔路176号,离世时二十多岁,广东省高州市人。二零零零年曾去北京上访,被截回非法劳改三年。二零零四年初发真相资料,再次被劫持,在警察局内被警察吊起拷打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送入看守所后开始吐血,警察一直不让家人看望,并非法判三年劳教、强行送往三水劳教所。由于恶性肿瘤晚期(送三水前已在属全国百佳医院的高州市人民医院体检过),劳教所拒收。回家后常受病痛折磨,加上当地六一零和警察的骚扰,几进医院,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4、黄柱峰经受“五马分尸”等各种酷刑

黄柱峰,男,高州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多次被非法拘留,在监牢中被折磨得全身浮肿,医生断言他活不过十天,派出所怕出人命,急忙把他抬回农村老家,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使他很快恢复了健康,又能正常生活了,然而他又被“610”无理抓走关押,直到他被折磨致残。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日,黄柱峰被茂名“610”非法抓捕,并判劳教。他是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恶警第一次设立酷刑室期间被恶警送去进行迫害的。他被手铐铐着用力拉到胳膊脱臼,造成终生残废。

恶警把一些棉被里的棉絮压实打成“方包”,高度为人蹲下时两臂伸平的高度差不多,重有几十斤。恶警再用两个手铐分别铐住学员的两只手再铐到“方包”上,然后向两侧平拉,使学员只能蹲着。有时恶警指使坏人用力向两侧拉,来折磨法轮功学员,腕部的皮肉马上就会裂开,有的已经见到了骨头。在第一次设立酷刑室期间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受过这种刑具。黄柱峰开始也是被恶警们用了这种刑具,并且恶警指使值班人员对他进行暴打。

为了抵制恶警的迫害,他开始绝食,几天后恶警卢金虎(认识它的学员都公认它是最邪恶、最恶毒的恶警。)开始用铁钳子夹住他的嘴唇,把嘴唇都夹破了,撬他的牙齿,给他灌食。后又用电棍电黄柱峰的嘴,把他的嘴都电烂了,他就是不屈服。后来恶警卢金虎又用布包住他的头,然后用手猛烈地撮、揉、摇他的头,摇到头昏呕吐,直至把颈椎摇坏,头、脖子动不了了,即使这样也没有动摇他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后来送去劳教所的医院就医。被“专管大队”劫持的学员声援此事时,恶警们竟厚颜无耻地说黄柱峰是骨质增生,不是他们搞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当他的身体刚有一些好转时,恶警们就迫不及待把他送回酷刑室继续进行迫害,它们想在年底多拿奖金,想“立功”。据消息透露,三水劳教所狱警“转化”一个学员会获得二万元奖金。这次是由另一个恶警张武军(也是最恶毒的恶警之一)为打手。他自己连同他指使的坏人一起,使用古代“五马分尸”的酷刑,铐住黄柱峰的四肢拼命向四个方向拉,最后把黄柱峰的左肩关节拉开,关节周围的韧带被拉断,左臂无法活动。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开始恶警们没当回事,几天以后一看真的不行了,才送去劳教所医院,后又转佛山市一家骨科医院。在那里住了七天院花了两万多块钱,原来的关节软骨已经损坏用不了了,就填充了其它材料进去。但根本就没有治好,现在黄柱峰的左臂向前只能抬到胸部,侧面只能张开三十度左右的角度,已经残废了。自从他在佛山市就医回来后一直被关在三水劳教所医院,据说当时他已经到期,但恶警们不敢放他回家,因为恶警们无法向他的亲人和世人交代。超期关押后,又被高州“六一零”劫持到茂名洗脑班迫害。黄柱峰的被邪恶拉脱臼的左肩,无法医治,最终造成终生残废。


>> 恶人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