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湖南省女子监狱原监狱长赵星云被免职

恶人姓名: 赵星云
性别: 不清楚
职位: 原监狱长

二零零九年五月,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万清被“双规”。约两个月后,湖南省女子监狱原监狱长赵星云被有关部门带走。此前,赵星云正在积极竞聘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一职,其升官之路也因此而成为泡影。

赵星云,男,湖南省女子监狱原监狱长,在女子监狱任职八年,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被湖南省纪委调查。

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的湖南省女子监狱,是湖南省唯一关押女犯的监狱,也是全省集中非法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该监狱对外宣称“依法治监”,实行“阳光执法”,是“一家充分体现对服刑人员的人文关怀的文明监狱”。然而,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是暴力残害服刑人员的重重黑幕。

在女子监狱,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令人发指的残忍迫害,包括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被强迫看、听污蔑法轮功的光碟,读、背诽谤法轮功的书籍,被逼迫写“四书”诋毁、揭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被长时间戴铐、罚站、罚蹲,长时间不让睡觉,不准亲人探视,每天还要做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奴工劳动。监狱在所谓“互助组”的名义下安排二至四个“夹控”24小时监视、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夹控”多由人格低下、心狠手辣的人员充当,包括经济犯、诈骗犯、黑社会犯、故意伤害犯、贩毒犯等,任由其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打骂。此外,还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设严管队,长期隔离关押,秘密实施酷刑,图谋摧垮其意志。

赵星云任职期间,不完全统计,湖南省女子监狱就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贺碧刚,娄底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女子监狱。因为坚持信仰,贺碧刚饱受酷刑折磨:遭多人毒打,被吊铐、反铐、背铐,遭电棍电击,注射不明药物,七、八个人把她按压在地上灌石灰水,同时强行抓住她的手在诽谤法轮功的诬陷材料上按手印……暴力摧残下,贺碧刚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出狱至今,贺碧刚仍精神失常,生活无法自理,只能依靠七旬父母照料。

贾翠英,吉首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狱警的支持下,“夹控”犯对贾翠英的迫害有恃无恐,经常对她辱骂、虐待。长期的非人折磨导致原本健康的贾翠英严重消瘦,不能正常行走,被医院确诊患上严重的脊椎炎,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保外就医”,同年十月二十日即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常德市法轮功学员尹红(常德市鼎城区农行职工)、王晓群(常德市商业局退休职工)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七年半,于二零零六年六月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六监区一队,因为不写所谓“四书”, 尹红被罚站、戴铐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两次连续戴铐六天六夜,导致尹红的双手几近残废,重度耳鸣,出狱至今,失聪的耳朵仍没有完全恢复。

王晓群曾经每天被罚站二十个小时,有时一天站二十二个多小时,只上床一个多小时就又被叫起来罚站,脚、腿的皮肤肿得透亮,像随时要裂开一样,有时站着站着,人一下子摔出去很远。后来又改为整天罚蹲,吃饭都不许站起来,屁股如果挨着地了,犯人就提来开水瓶往她身上泼……

作为湖南省女子监狱的一把手,赵星云对其任职期间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浸透着法轮功学员血泪的“转化率”,与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奴工劳动所堆砌的虚假经济效益,成为赵星云等人的“政绩”,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湖南女子监狱被评为所谓“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被湖南省纪委调查之前,赵星云一直被认为是监狱系统内“有能力”的干部之一。

正当赵星云踌躇满志、一心一意竞聘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一职之时,二零零九年五月,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刘万清被“双规”的消息,如平地惊雷般击碎了赵星云的“升迁梦”。二零零九年七月,赵星云被湖南省纪委调查。赵星云被曝行贿10万元,受贿3万元。二零一零年五月,赵星云与其他五名同系统的基层监狱长一同被免职。同年十月,赵星云等六人被处“党内警告处分”或“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赵星云被降职使用,调任湖南长康监狱党委副书记,副监狱长。长康监狱又名湖南省监狱总医院,是一家专门接受“病患犯人”的监狱,紧邻湖南省女子监狱,但赵的权限与其当初在女子监狱时却已不可同日而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湖南省监狱系统多名官员遭恶报-347859.html


>> 恶人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