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勃利县广播电视局原局长曲江突然猝死

恶人姓名: 曲江
性别: 不清楚
职位: 原局长

案例一:勃利县广播电视局原局长曲江突然猝死

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早晨,勃利县当时正在任的广播电视局(以下简称广电局)局长曲江突发急病死于家中,年仅59岁,当时再有十一天就要过年了,太突然了,家人非常悲痛。有人听说后难过,有人感到惋惜。难过的是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为勃利县的广播电视事业立下汗马功劳,同时把本单位职工的福利搞的很好。

为什么会是这个结局呢?因为中共就是一部绞肉机,谁在中共的体制内就会被绞死,曲江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害死的。

曲江是一九九三年由宣传部调到县广播电视局当局长的,而中共江泽民曾庆红集团迫害法轮功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的,采取两种手段:一是谎言;二是暴力。暴力这里不说了。单指这个谎言,就足以害人,它让人不明是非,不分善恶,不分好坏,对人的毒害更大。

中共是靠媒体为主要工具散布谎言的,同时也利用媒体为实施迫害造势,而广播电视对人们的影响更直接,更快速、更深刻,视听效果使人难忘。单就央视2001年制作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在电视上播出,让人们仇恨法轮功,对民众在头脑中的毒害影响一直到现在。在历次运动中,报纸和电视推波助澜、造谣传谣才能使得共产党的害人方针政策得以实施。共产党一声令下,全国媒体立即执行。党要反右,全国各报异口同声地报导右派的罪恶。党要办人民公社,全国各报则齐声赞美人民公社的优越。在迫害法轮功的第一个月内,媒体每天在黄金时间段一遍又一遍地给全国人民洗脑,不断编造、宣传,使民众仇恨法轮功的假新闻、假事件。其中导演的〝天安门自焚〞假案,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指责为政府带头欺骗民众的行为。

在硬件上,曲江上任以来很快的使勃利县光缆入村率达到100%,全县已经实现了100%的有线电视覆盖率,这在客观上使民众受中共的宣传毒害得到了普及。他在任的时候,对民众个人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天线(大、小锅盖)管理控制很严,不允许个人安装,特别是国外的一些中文电视台,如敢说真话的新唐人电视台通过卫星在大陆播出后,县政法委伙同公安局和广电局对民众安锅进行调查、拆除。特别是二零一四年不知是谁的旨意,自六月下旬一直到年底曲江死之前,近半年时间,勃利县广播电视局在播出的电视屏幕上天天打出广告:强行要求百姓拆下卫星电视接收天线(大小锅盖),否则的话就要由公安和广播电视局等部门和单位组成的人员到各家强行拆除没收并罚款,搞的勃利县卫星电视接收用户人心惶惶。

在软件上,勃利县广电局在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中,仅仅知道的在开始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二年,据不完全调查,它受县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于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和中共的文革小组)和宣传部的操控指使,被动、主动的干了如下方面的事:转播央视和省等部门的对法轮功的抹黑造谣污蔑的宣传和对法轮功进行迫害打击的宣传;作为完成指标任务,跟上形势宣传,制作播出本地的对法轮功进行抹黑的所谓“实际例子”的节目;在电视屏幕上发通对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通缉令;在电视上报道本地所谓破获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在电视上播出县委头头、县610、公安局的负责人对法轮功打击迫害的讲话,制造恐怖气氛;在电视上播出县610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放弃信仰后的现身说法;等等。

尽管这些不都是曲江亲自干的,但他是部门主管,他是有一定责任的。

案例二:勃利县公安局法制科警察王惠阁患脑血栓

在中国江泽民曾庆红集团迫害法轮功中,用非法劳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直到二零一三年习近平取消劳教制度。王惠阁是勃利县公安局法制科警察,在迫害法轮功开始的那几年,政保科(后改为国保大队)给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凑完黑材料,交给法制科批准,往劳教非法押送法轮功学员时,一般都有王惠阁。王惠阁在二零零六年左右患了脑血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6/黑龙江省勃利县恶报案例-340494.html


>> 恶人档案